刘过:南宋壮志未酬竟客死他乡的词人

刘过:南宋壮志未酬竟客死他乡的词人
刘过:更何堪酒醒,写春风数声知道刘过还算是比较早的,80年代时,我在厂宣扬处任职,那时厂里每年都有一笔不菲的下拨费用,用于购买书本和材料,每月都要去新华书店的仓库中,买一大堆扛回,那叫一个爽。我是比较重视古诗文一类的,就在这一堆的书本中,买回了一本《龙洲集》,其时也不识得这是谁的著作,及回来一翻,方知是南宋词人的著作,他叫刘过。刘过的声名并十分地不嘹亮,说个几无人知当不为过,官方是将其归于豪宕派中,他撒播下的诗词许多,大约有数百首之多,但现在除了那首《唐多令》偶有人提及外,其他都怕是“藏在深闺无人识”了。不过,各版宋词的选本抑或是网上的诗词赏析,他的著作也还不算少了,看来,我是有些坐井观天了,但在我的朋友圈中,确实是从没有人提起过他,这却是实情。刘过,字改之,号龙洲道人,吉州太和人,即今江西泰和县人,四次应举不中,流落江湖间,布衣终身;曾为陆游和辛弃疾所欣赏,亦与陈亮及岳珂友善。词风与辛弃疾附近,抒情抗金志向狂逸俊致,与刘克庄和刘辰翁享有“辛派三刘”之誉。刘过词风近辛弃疾,天然是被归于豪宕派一类,说实话,我对这所谓豪宕派之说一向存疑,颇有微词,词乃“诗余”,婉转是其正路,不能因为某个词人写了几首豪宕风格的词,便将其归于豪宕派。苏东坡有“大江东去”,但更多的是“孤寂沙洲冷”;辛弃疾写“醉里挑灯看剑”,却也有不少“小楼春光里,幽梦雨声中”;李清照那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,可谓豪宕到了极致,但她全体却是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这些风格豪宕的词,在作者的词中百不及一,怎么能因为这少量的,份额极小的不同风格,而将作者直接就归于豪宕派中去了呢?所以,我认可有豪宕词,但却不太认可有豪宕派。因为,只要是词,只要一派,那便是承继花间的婉转,单个风格豪宕的词,只能是特定年代的异音;换言之,除掉南宋那特定时期,假如填写这类的豪宕,必定会被侧目的,因为那就不叫词了。史料记载刘过的很少,家世怎么,阅历怎么一概不知,仅仅从他留下的著作中能看出,他年青时乃是愤青一枚,生平以功业自许,期望能货售识家,他怨恨南宋小朝廷偏安一隅,期望以自己的学问,为朝廷效能,期以为克复华夏作出贡献,这在他的《六州歌头·题岳鄂王庙》一词中,体现得最为直接和激烈。中兴诸将,谁是万人英?身草莽,人虽死,气填膺,尚如生。年少起河朔,弓两石,剑三尺,定襄汉,开虢洛,洗洞庭。北望帝京,狡兔仍然在,良犬先烹。过旧时阵营,荆鄂有遗民。忆故将军,泪如倾。说当年事,知恨苦,不奉诏,伪耶真?臣有罪,陛下圣,可鉴临,一片心。万古分茅土,终不到,旧奸臣。人世夜,白日照,忽开通。衮佩冕圭百拜,九泉下、荣感君恩。看年年三月,满地野花春,卤簿迎神。这首词写得很直白,上半阙写岳飞的英豪成绩及人们对他的怀念之情,下半阙描叙岳飞蒙冤被害以及平反昭雪的景象,最终写大众在鄂王庙前迎神赛会祭拜英灵,寄托了作者无限的哀思,吊古伤今,风格悲惨,声情激越。他究心古今治乱之略,曾数次上书,陈康复战略,但作为一个小角色,人微言轻,所上之书皆如杳无音信,死水微澜;更可悲的是,他四次应举皆一败涂地,终其终身都是白衣,这在垂青身世的宋时那可算是硬伤,所以,他始终是流落江湖,依人作客。自“隆兴订定合同”之后,南宋有了数十年的和平时期,这并不是金人抛弃了吞并江南之心,而是两边都知道到,想要将对方吞并真实不是一件或许的事,所以两边在战事上呈胶着之势,一时倒也风平浪静。此刻的南宋士大夫亦是“讳言康复”,文恬武嬉,花天酒地地得过且过,而作为“北来之人”的辛弃疾对此是怒发冲冠,而以陆游和陈亮,以及张孝祥等为首的士人,也深以偷安为耻,他们大声疾呼康复华夏,在他们的诗词著作中,也呈现出慷慨激昂的豪宕之气。作为同路之人,刘过同这一世人的心灵是息息相通,但这些人都属朝堂上的人物,按说刘过底子不在其“朋友圈”内,所以,在别史《山房漫笔》中,便记载了一则刘过结识辛弃疾的趣事。刘过是辛弃疾的骨灰级粉丝,他当然是很想结识这位列高官的词坛巨头,但辛弃疾是从未传闻过他,所以,对刘过的恳求一口回绝。进程很是杂乱,也很风趣,限于文章篇幅,只能简言之;大致是刘过不依不饶地在门口大吵大闹,辛弃疾传闻一布衣腐儒要夺门而入很是不爽,后经幕僚劝说,方得以晋见。辛弃疾作为权威级词人,爱才惜才,他让刘过当场赋词,而刘过自是一气呵成,辛弃疾看后不由赞不绝口,相见恨晚,二人遂推杯换盏,竟成莫逆。刘过被时人称为“平生以义气撼当世”的“全国奇男人”,他有一首很诙诡的词很是有名,完全是不按套路出牌,骚心雅韵,如天马行空般地令人冷艳。斗酒彘肩,风雨渡江,岂不快哉!被香山居士,约林和靖,与坡仙老,驾勒吾回。坡谓西湖,正如西子,浓抹淡妆临镜台。二公者,皆掉头不管,只管衔杯。白云天竺去来,图像里、峥嵘楼观开。爱东西双涧,纵横水绕;两峰南北,高低云堆。逋曰否则,暗香起浮,争似孤山先探梅。须晴去,访稼轩未晚,且此徜徉。这是一首《沁园春》,前面有个小序为“寄稼轩承旨,时承旨招,不赴。”阐明是辛弃疾约他前去喝酒,刘过因事无法赴约,便写了此词以作答复。这首词的幻想之丰厚,充满着奇特和情味,刘过虽然不能赴约,但他把宴席上的情形都幻想到了,他招朋唤友,驱遣鬼仙,游戏三昧,饶有风趣,词中洋溢着豪情逸气,虽恢奇荒谬,但掇拾珠玉,独出机杼,读之直如一阵清新之气味,扑面而来。这首词被岳飞的孙子,也是南宋文学家的岳珂讥为“白日见鬼”,不过,岳珂作为一正神级的人物,对刘过如此在父辈级的辛弃疾戏弄有些不爽,倒也是能够了解的,而词中随意拽弄古人、纵心玩世的心态,也不为岳珂认可很是天然,只能阐明,刘过的思想方法确实有些异于常人。“此词虽粗而局段高,固可睨视稼轩。视林、白之清致,则东坡所谓淡妆浓抹已不足道。稼轩富有,焉能凂我哉。”这是后人对这首词的一段点评,我以为很中肯,词反映的是刘过不拘礼数,放浪形骸的真性情,是他“全国奇男人”的气质使之然。不过听说辛得之大喜,邀去酬唱弥月,临别赒之千缗;刘过是终身流落江湖的一介布衣,但据词话载,辛弃疾曾数次巨资给予周济。比方有一次,刘过要回乡,辛弃疾不是给他买船票,而是为他买了一艘船给他,还赠他万缗钱,辛弃疾知道这刘过历来不以金钱为是,花钱乱来得紧。所以,千叮嘱万吩咐地让他不要乱用,原话为“可即行,无如往日轻用也”,这让刘过大为感动,顺手便作了一阕《念奴娇》相赠:知音者少,算天地许大,著身何处。直待功成方肯退,何日可寻归路。多景楼前,垂虹亭下,一枕眠秋雨。虚名相误,十年白费辛苦。不是奏赋明光,上书北阙,无惊人之语。我自匆忙天未许,赢得衣裾尘土。白璧追欢,黄金买笑,付与君为主。莼鲈江上,浩然明日归去。词中直抒胸臆,没有就事论事的知恩图报,而是从辛弃疾的视点动身,讲述英豪豪杰在这个世上,才干不得发挥之苦,惋惜的是,年月已逝,年月渐老,还不如看开了去,作个山人,享用秋雨中醉眠的趣味。此词看似洒脱,实则悲惨,景虚而情实,辞意俱尽,似水到而渠成,倒很是贴合辛弃疾“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”的心境;不过,挥手别后,那刘过天分豪爽,该怎么仍是怎么,左手来右手去的,千金顷刻间便顺手荡尽。谪仙狂客何如?看来究竟归田好。玉堂无此,三山海上,虚无缥缈。读罢《离骚》,酒香犹在,觉人世小。任菜花葵麦,刘郎去后,桃开处,春多少。一夜雪迷兰棹。傍寒溪、欲寻安道。当今纵有,新诗《冰柱》,有知音否?想见鸾飞,如椽健笔,檄书亲草。算平生白傅风流,未可向,香山老。这首词名为《水龙吟·寄陆放翁》,是陆游归隐山阴后,刘过寄给他的一首赠答词,从中咱们能够看出刘过同陆游的外交很是密切。刘过是陆游的后辈,但相同的是,两人都是“铁马冰河入梦来”的志士,刘过在词中先是描绘了幻想中陆游归隐后的日子状况,并道出了自己的怀念之情;但笔锋一转,又将期望陆长辈能从头出山,一同“楼船夜雪瓜州渡”,为国家建功立业,不要象白居易相同,在归隐中终此终身。。这首词笔势纵横跌宕,言语深重明快,构思别致,涵义深微,从片面与客观两个方面,展示了放翁的日子与内心世界,正如刘熙载在《艺概》所说:“刘改之词,狂逸之中自饶俊致。”因为正史无载,刘过的生卒年未得切当,他大约活了52岁,浪迹江湖,广结名士,尤其是同一众建议抗金的人士交游,所以写有不少慷慨激昂之词,但相对而言,他最为人了解,便是下面这首《唐多令》了。芦叶满汀洲,寒沙带浅流。二十年重过南楼。柳下系船犹未稳,能几日,又中秋。黄鹤断矶头,故人今在否?旧江山浑是新愁。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这首词被后人许为“数百年绝作”,开篇便一笔宕开,从空间之景写到时刻之回溯,表面上看是作者故地重游,叹时光荏苒,白雪飞头,登斯楼也,发今昔之慨。细品这残芦满目,溪水寒浅,气候萧条的词境时,假如联络写作时的形势,从那一句“旧江山浑是新愁”中,看出他对韩侂胄行将进行的北伐,有着深深地担忧,但是,他乃一介布衣,已呈颓态,早已没有了当年之豪情。他只能从回忆中看见从前的自己,胭脂美人,轻弦浅唱,衔觞醉酒,指点江山,豪情万丈,但,俱往矣,现在的他,最多是桂花载酒,强作风流,作个世外之人,心中是满满地苍凉之感。其实,韩侂胄北伐并非是应“北望王师又一年”的民意,而是自有其私心,他开始是启用64岁的辛弃疾为帅的,惋惜的是“廉颇老矣”,辛弃疾走到半路便病逝,作为他老友的刘过在这样的情况下,亦感叹自己的境况,必定很是低沉了。观刘过的终身,八斗之才却不实现志愿,少怀志节,读书论兵,屡试不第又放浪形骸,虽然有辛弃疾及陆游等老友的提拔,但一白身之人,在宋时垂青身世的年代,终与宦途无缘,只能长时间流寓江湖,“终身襟抱未曾开”,最终是客死在江苏昆山。他的词作许多,虽有惊世之作,但在遣词造句上并未用心,词语平易流通却疏于流俗,所以,全体给人的感觉就略显粗陋,并且同辛弃疾相同,有“吊书袋”的缺点,所写佳人闺怨的也很是不少,并且还有些是歌咏美人的指甲或玉足等等,这些狎妓之作的风格很是低下,这些都对著作的撒播形成了阻止。他“平生豪气,消磨酒里”,好言古今治乱盛衰之变,却又孤僻立世,入得他高眼的无几人,是个真真的性情中人,惋惜“春风重到凭栏处,肠断妆楼不敢登”,命运多舛,生不逢时,现在声名不彰,惋惜了,刘过。